最近,一則韓國專家聲稱《西游記》起源韓國的新聞在網絡上熱傳,但經媒體調查發現,這一說法純屬子虛烏有,不過是過去的舊說新炒。(8月10日《武漢晚報》)
  “舊說新炒”,還能有這麼大的影響,這不得不讓人懷疑我們某些人面對“新聞”的判斷力。不過在我看來,判斷力還是次要的,能讓過時的謠言重新火熱,根本原因還在於,我們一些人患有文化受虐臆想症。
  很久以來,我們有兩個不好的習慣。一個是文化自大臆想症,一個是文化受虐臆想症,這更像是兩個極端。所謂文化自大臆想症,就是我們某些人老是幻想著我們的文化影響到了全世界,享受著被世人尊崇的榮耀。比如說吧,有段時間曾經很流行一種說法:“美國西點軍校有雷鋒的雕像,西點學校學習雷鋒。”這種說法被很多人追捧,但最終被證明屬於我們自我安慰的“虛言”。而文化受虐臆想症,就是缺乏自信,極度敏感,總是懷疑、幻想別人在文化領域侮辱自己,隨時註意別人的言行,點火就著,動不動就暴跳如雷,甚至把本不相干的事情、離得很遠的事情、子虛烏有的事情與自己聯繫在一起。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今天這則子虛烏有的“西游記被韓國”式的謠言。
  在自大中臆想,會讓人迷失自我,成為不折不扣的自大狂,但多少還有些快感;而在臆想中受虐,就是純純粹粹的受罪了,老是想著別人在侮辱自己,連一絲歡樂都找不到。若是真的有人在侮辱自己,那還可以理解,完全可以憤怒地還擊。可若是臆想的受辱,老是如此,非得神經質不可。想起阿Q同志,頭上“有幾處不知於何時的癩瘡疤”,所以“他諱說‘癩’以及一切近於‘賴’的音,後來推而廣之,‘光’也諱,‘亮’也諱,再後來,連‘燈’、‘燭’都諱了”。阿Q同志頭上有“癩瘡疤”,可我們頭上是乾乾凈凈的,如此容易激動,豈不是自降身價?
  就拿這個“西游記被韓國”的舊謠言來說吧,只要我們稍微仔細想想,就不值得傳播,更遑論激動。關於《西游記》的演變過程、人物形象的源頭,我們的陳寅恪、胡適、魯迅等老先生們在上個世紀初就研究得很透徹了。要是有人說孫悟空這個形象源於印度神話,《西游記》跟印度有關係甚至源於印度的話,還有學術討論的意義;你說《西游記》來源於韓國,這個話題好像連在學術方面進行討論的意義都不是太大,更別提上升到什麼高度。要是瞭解的文化知識多,心裡有底,自然會對這“舊說新炒”產生懷疑;反之,瞭解的不多,就不管真假了,像受了莫大的屈辱一樣,暴跳如雷,最後成了笑話。這樣一想,還是根基牢固為好,多大的風都無所謂;根基不牢,小風一來就左搖右擺了。
  子虛烏有的“西游記被韓國”,幸虧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,否則就得不償失了。我們某些人熱愛文化的熱情固然值得褒揚,但這文化受虐臆想症,還是趕緊治療,越來越少為好。
  薑伯靜(河北 職員)  (原標題:“西游記被韓國”傳言與文化受虐的臆想)
創作者介紹

jc31jcsv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